當前位置: 首頁 > 媒體聚焦

《中國公路》:自帶流量“高速+”,鄉村振興需要它

 來源:本站 作者: 發表日期:2020-12-23
字體: 加大 減小    

編者按:近期,《中國公路》“學習強國”號刊登文章《自帶流量“高速+”,鄉村振興需要它》,講述強榮創新的“高速公路+”模式將如何通過筑路拓能、產業驅動,實施依路興業、沿路而居,培育出以高速公路為主軸和載體的路域經濟帶,為鞏固脫貧攻堅戰成果、助推鄉村振興事業提供一種全新的思路和模式。以下是文章原文。

為深入貫徹黨的十九大精神,2018年9月,中共中央、國務院正式印發《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年)》(以下簡稱《規劃》),對鄉村振興做了科學的頂層設計和指導路線,要求在2022年時探索形成一批各具特色的鄉村振興模式和經驗。在近30年的國內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由于高速公路行業的特性,強榮控股集團(以下簡稱“強榮集團”)的建設者們與中國貧困地區鄉村有著大量正面接觸的機會,因而對農村山高水遠、農民貧富冷暖有著切身的體會,他們切實了解到,在交通扶貧方面,“有路走,走好路”只是基本需求,農村和農民真正需要的是更多的資源分配。而高速公路,正是最佳的資源引流管道。

強榮控股投資建設的崇靖路古龍山特大橋橋隧群

鄉村振興、脫貧攻堅的難點和痛點

村屯分散閉塞,拉高扶貧成本 在山水之美聞名天下的廣西,普遍的喀斯特或丘陵地貌把一個個自然村屯隱藏到了山野之間,形成了分散、閉塞的地域特點,極大地稀釋了當地人口的聚集度,導致貧困面廣而分散。政府扶貧工作的資金、人力和時間等成本也因此而增加。在廣西隆碩高速與省道316線約2~3公里長的公路連接線兩側,自然散落著隆安縣屏山鄉雅梨村的6個屯,其中最小的下良屯僅有29戶164人,最大的雅梨屯也不過149戶619人。而雅梨村所轄屯多達14個之多,散布在山嶺間的各個角落。想要挨家挨戶完成精準扶貧,扶貧干部需要“跑斷腿”。

易地扶貧搬遷,就業創業堪憂 據廣西壯族自治區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廳數據顯示,截至今年9月底,全區易地扶貧搬遷超過16萬戶,搬遷勞動力41.9萬人,已實現就業27.41萬人(含務農)。可認為仍有14萬人處于待業狀態。易地扶貧搬遷后集中安置的選址尤為重要,要有地、有房、有保障性基礎設施,特別是需要有就業創業的環境。

廣西為此力推多項舉措,其中致力于實現“家門口就業創業”的“易地扶貧搬遷+產業園區+就業”模式具有很強的科學性,該模式主要由農民工創業園、就業扶貧車間等組成。但這種模式也存在一些問題,比如:因土地等問題不能將人口遷往城鎮周邊安置;所引導興建的創業園等產業等級和規模產值不高,部分存在空心化的風險,大型園區所需配套的基礎設施成本較高等。此外,粵桂扶貧協作勞務輸出轉移就業等搬遷后的就業措施,也帶來了人口常年外流的情況。

“留人”極度困難,人才外流嚴重 由于城鄉發展不平衡,基礎設施、就業、教育、醫療等資源高度集中在大城市,農村“搶人”不但不現實,“留人”也成了大難題。特別是接觸到更好教育和更多山外信息的青年一代,對于從事務農等體力勞動意愿不足,農村帶來的歸屬感逐年降低,“回不去的家鄉”也成為了他們的新常態。

以蔗糖業為例,盡管廣西甘蔗種植面積占全國30%以上,最終農民獲得的收益卻比較低。按照有關部門制定的最高每噸530元的價格計算,蔗田畝產約5噸左右,總收入每畝2650元,而所需要的種子、農藥、化肥及人工費用就需每畝2200元,每畝利潤僅400多元,一個收割季(約5個月)最終帶來的全年收益(含勞務)可能僅為數千元。與務農相比較,外出務工的吸引力則大很多,以參與高速公路建設為例,農民工月收入一般在3000元以上,有一些技術人員月薪可過萬。同時,由于公路建設周期達3年以上,收入穩定性也較強。

值得注意的是,伴隨大批農民背井離鄉外出務工,脫離第一產業,投向二、三產業,千百年來開墾的農田、農地將逐漸閑置和丟荒。

隆碩高速公路按照建成通車后的實景模擬圖

“高速+”與鄉村振興事業高度契合

高速公路與鄉村的“零距離”優勢 國內90%以上的高速公路都可連接占國土面積近95%的鄉村地區。如果把廣大鄉村看作國家體積最大的生命機體,那么高速公路就是一條條為這些生命機體循環輸送養分的“大動脈”。高速公路形成路網后,無論是縱向還是橫向,輻射范圍極其廣闊,可真正零距離植根農村。

單以強榮集團總投資超過300億元的在建項目為例,單條高速公路縱向輻射范圍達到約50公里(連賀高速廣西段)到110公里(隆碩高速);通過公路連接線和擴展型服務區等所能實現的橫向輻射范圍則可達到2~10公里。

如果讓直面鄉村、投資巨大的高速公路單一地用于解決交通出行和物流運輸,而不能深度融入鄉村發展,是一種巨大的資源浪費;但如果高速公路為鄉村輸送的“營養”在豐富性和多元化方面不夠,反而可能因為封閉的交通線而把當地農村隔離開來。

“高速+”融合建設資源

《鄉村振興戰略規劃》提出,要推動農村一、二、三產業的融合發展。但正如前文所述,這受到了農村個體經濟和農村人口分散、交通不便等多因素的不利影響,只有能夠實現資源整合配置,有著產業融合功能的現代農業產業園、農產品加工園、農村產業融合發展示范園等平臺載體才能夠解決問題。

因此,園區配路,不如園區靠路。如果在建設高速公路時,圍繞公路連接線和開放式服務區同步建設這些承載著農村一、二、三產業交叉融合使命的園區平臺,包括資源配置和建設成本等諸多問題的解決就可以事半功倍。

“高速+”培育宜居宜業新社區 未來,城市化的整體進程似乎已不可逆,但富有中國特色的新型城鎮化具有頑強的生命力,其關鍵在于:如何實現城鄉均衡發展,如何在城鄉之間進行資源的合理再分配。而日漸發達的高速公路網就是最合適的資源配置管道。

均勻分布、均衡配置、集中規劃、超前設計、配套完善、智慧科技、高效管理、生活便利、宜居宜業……各類型特色小鎮或者新型農村社區的建設要求,如果以“高速+”理念因地制宜地建設便能夠得以解決。農村人口的身份角色、人口素質及就業創業方式也將發生根本性的轉變。

“高速+”具體應該怎么“+”

“高速+”的基本作用原理,在于拓展和升級傳統高速公路的功能性和收益性,整合和配置產業鏈上下游資源,使之升級成為融合多個產業形態的載體平臺,實現“建一條路,興一個公路經濟帶,帶動一個區域的城鎮化發展”。

具體思路為,因路制宜、因地制宜,以高速公路為主軸和載體,通過“高速公路+特色旅游+產業投資+特色小鎮+新基建”等組合模式,孵化產業集群,打造新型城鎮,將宜業、宜居兩個主要層面融入鄉村振興。

這樣一來,在一個完成閉環的產業和人居生態圈內,就能推動交通扶貧、產業扶貧、就業扶貧的三結合,實現依路興業、沿路而居的融合共贏式發展,實現地方政府、沿線群眾和上下游產業的共榮共生。

高速公路+旅游 在大數據方面,據廣西壯族自治區文化和旅游廳透露,預計2019年當地鄉村旅游接待游客約3.89億人次,同比增長約26%,約占全區接待游客量的46%,鄉村旅游消費額約2766億元,是廣西脫貧攻堅最大的“強心劑”之一。

從建設項目本身來講,隆碩高速公路沿線輻射的景點星羅棋布,多達20多個,是一串“天然寶珠”,如龍虎山服務區,緊靠兩公里外的“中國四大猴山”之一——龍虎山自然保護區,旅游資源得天獨厚。

但無論是方興未艾的鄉村旅游還是經營已久的老牌景區,都面臨著旅游基礎服務配套設施不足、等級較低等問題。強榮集團經調研發現,龍虎山景區的游客接待中心日常使用率、游客停留時間及增值消費均處于較低水平。

“高速+”模式并不一定要開發旅游區,而更傾向于解決以上痛點問題。模式之一,就是在“龍虎山互通-連接線-服務區-龍虎山風景區”一線,拓展和升級打造一個高度特色化、產業化、商業化的山水田園旅游綜合體,最大程度地讓人留下來、玩起來、促進消費,把旅游的資金沉淀在鄉村。

農村居民可以將土地、林權、資金、勞動力、技術、產品等資源進行多種形式的合營,盤活手中的低產值閑置耕地和房屋等資產要素,開展觀光休閑農業、林牧業、生態農產品展銷、民俗節慶、特色民宿等經營業態,最大程度上實現就業創業、增產增收。

此外,還可通過高速公路運營商專業化、市場化、統一化的對外展示和傳播推廣,讓高速公路服務區與園區、村莊組成的旅游綜合體成為新農業品牌、鄉村旅游品牌、特色商貿品牌和民俗文化活動的集中展示和體驗窗口,形成品牌效應和消費熱點,反哺鄉村經濟。

高速公路+產業投資 《國務院關于促進鄉村產業振興的指導意見(國發〔2019〕12號)》指出,產業興旺是鄉村振興的重要基礎,是解決農村一切問題的前提。在“高速+”開放包容、“不吃獨食”、融合共贏的理念下,除了旅游產業、休閑農業以外,多種產業類型都可以依托高速公路而興盛,依路而建的產業也可以大大降低物流的運輸成本、人力成本和時間成本。

可探索實施的項目有:依托上文中的田園綜合體而配套的現代農業園、農產品加工園、中醫藥園區、農村特色電商供應鏈基地等高度現代化、科技化和規模化的園區,形成農業、加工業、旅游業和服務業一體的融合業態。例如借助隆碩高速途經的那桐鎮特色經濟產業計劃興建現代化智慧型物流園;通過強榮集團正在投資建設的連賀高速(廣西段),充分發掘沿線的優質溫泉資源,在當地引導發展健康康養和度假相結合的相關產業和文旅特色小鎮等。

當然,無論是何種產業形態,都應健全收益分配機制,讓農村人口具有企業主、股東、現代農業工人及二三產業從業者等多重角色,深度參與,最終激發農村和農民的內生動力,靠內外合力形成因地制宜的農村產業體系。

高速公路+特色小鎮 當前農村建設普遍零散,道路和自建房屋缺乏統一規劃,設施簡陋且缺乏美感,與地方特色結合不足,生產生活等社會保障方面條件也難以達到生態宜居的標準。而“高速+”的模式生效之后,在產業興旺和人口聚集的雙重效應下,便可考慮“農村產業發展與新型城鎮化相結合”的新階段,超前集中規劃建設一批具有鮮明地域、建筑、產業和民俗風情特色的現代化、社區化特色小鎮,配套完備而先進的基建、教育、醫療、養老、民俗、文化、培訓、就業等保障體系和社區管理系統,以推進農村居民就地、就近城鎮化。

未來,基于高速公路提供的便利交通,在“高速公路+特色小鎮”培育成型的情況下,約每15公里的特色小鎮生活半徑和一小時城鄉交通圈內,城市居民周末趕集和度假將成為習慣,鄉村居民自由轉換城鄉角色將成為日常。

高速公路+新基建 信息化、智慧化是未來發展的趨勢,特別是5G甚至6 G時代的到來,將為“高速+”形態下的智慧交通提供前所未有的機遇。

一方面,通過5G智慧交通和信息化建設,提升高速公路安全等級、工程品質和服務水平,以吸引更多的車流和客流;另一方面,在運營階段通過智慧交通系統進行大數據收集,對客流和物流等數據進行精準分析,可為當地政府和投資主體調整經濟結構、進行產業優化布局等提供可靠的參考依據;再者,在“高速公路+”田園綜合體式服務區、園區、特色小鎮等重點區域實施5G乃至6G網絡全覆蓋,農村產業和人居環境的信息化、智慧化將得到進一步提升。

鄉村振興,是一項長期性、系統化的巨大工程。自帶流量的“高速+”作為一種創新的建設運營模式,是十分符合《鄉村振興戰略規劃(2018-2022)》的目標和要求的。2019年,交通運輸部把廣西列為交通強國建設首批13個試點之一。而“高速+”作為鮮明的“廣西樣板”“廣西模式”,將有望因地制宜、因路制宜地推向全國,為交通強國和鄉村振興提供新思路和新模式!

來源:中國公路

上一篇:沒有了 下一篇:山東省首條由民企投資建設運營的高速公路建成通車
返回列表>
樱桃视频app在线观看首页入口-樱桃视频app在线下载观看-樱桃视频cherry-樱桃视频ios